close

講題:相信上帝耐心等候或等不及!?


講師:徐信得牧師


前言:人生面對不確定的處境時,是否仍相信上帝且信實的活下去?


當人在痛苦絕望中初嚐上帝的帶領時,巴不得上帝的作為會緊接著來到,很快地讓自己體驗到上帝更具體的眷顧,而脫離絕望。拿娥美應該也會抱著這種期待的心情,但是在
2:23載「於是路得跟在女工後面撿麥穗,一直到大麥小麥都收割完畢。路得繼續跟婆婆住在一起。」這一節的記載顯示出,雖然拯救的希望茗芽,但還是必須繼續等待。路得還是繼續工作直到大麥小麥都收割完畢,約有6-8個禮拜之久。且路得繼續跟婆婆住在一起。這段期間似乎都沒有什麼進展,我想對這對婆媳,特別是拿娥美,應該是很難熬的時期。明明是上帝好像開啟了一道希望之門,但卻又感覺不到接著而來的帶領,處在這種不確定感 (uncertainty)下,日子真的很難過,到底這種對上帝的相信,是要繼續耐心等候?或者要採取某些行動?又假如採取行動,那是不是表示我們對上帝的信不夠?

 

1. 當音樂響起卻突然來個休止符 --- 等待要到何時?


當拿娥美聽到路得的回報,說她碰到波阿斯以及波阿斯的慷慨作為時,她幾乎可以認定這就是上帝的計畫,更何況她知道波阿斯是她丈夫的至親,有義務照顧她們。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,若路得和波阿斯能結婚,就更能證明上帝信實不變的愛應允實現在她的家族。但問題是,要等多久?這個剛剛響起的希望樂章,好像在
2:23就碰到休止符,事情的進展不如預期的快,甚至是令人感到失望與挫折。明明看到希望,度過了這個收成的季節,但現在好像又要回到原點:飢餓和無望。這到底是哪門子的悲傷的遊戲?拿娥美一定在想,上帝你為什麼要這樣子試探我,剛剛給我一點希望,然後就讓我嚐到挫折。

 


在你的人生中,你是否也有如此的經驗?你是否也曾懷疑上帝在與你玩遊戲?但在當時你如何保持堅定的信仰?

 

2. 抓住上帝的應許 --- 人採取主動並冒險給上帝(和波阿斯)一個輕推暗示


第三章一開始,顯示拿娥美並沒有失去信心和希望,她只是失去耐性而已。她看不到上帝和波阿斯的任何行動,於是她要採取主動,要給他們一點暗示。拿娥美開始一個計畫,要替路得找個歸宿。這個計畫充滿冒險,但也表明她拒絕放棄在
2:20(願上主賜福給波阿斯!上主始終對活著和死了的人信實仁慈)所興起的希望。拿娥美過去這段時間可能一直在思考,是上主的眷顧讓路得與波阿斯巧遇,而同時波阿斯是近親,是有責任和義務幫助的,若波阿斯能娶路得,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了。

 


所以拿娥美開始對路得說出她的計畫,
但在執行這計畫時路得是要冒險的。(1)在暗夜裡一名女子用心打扮私會男人,而那個男人又是在酒足飯飽之後;(2)私會的地點是在一個公眾工作或慶祝宴樂的打穀場;(3)互動的過程又讓人有些與性有關的聯想(要注意他睡的地方,他睡著了,妳就去,掀開被子,躺在他腳邊);(4)面對一個無法計畫的結果:他會告訴妳該做什麼。但路得也順從的回答「妳說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」在路得的順從中,我們也看出她的勇氣,因為這對路得的自尊、名譽都會造成影響。另外也有可能對她的個人身體有被侵犯的可能,因為大家是在一起慶祝收成後的宴樂集會,這個打穀場在收穫的季節時期,可能是賣淫的地方。(何9:1以色列人啊,不要再跟異教徒一樣狂歡慶祝你們的節期。你們已經叛離上主,對他不忠。你們像妓女甘心把自己賣給巴力,拿五穀當賣身的價錢。)

 


儘管我們對拿娥美的計畫有些擔心,但似乎上帝也有一些巧合的安排
:(1)波阿斯吃完了,喝夠了,心情愉快。俗話說「肚子顧好了,什麼都好說。」 (2)就到麥堆旁躺下睡了。英文是at the end of the heap of grain,是一個比較離開人群的角落,是比較隱密性。往正面來說,上帝似乎安排一個地利人和的環境,讓事情的進展可以順利進行。但往負面來想,一個男人酒足飯飽,再加上一個比較隱密的地方,可能會讓路得冒更大的危險。打穀場上的情景雖充滿極大的危險,卻提供最佳機會可讓路得遇見波阿斯,而朝所願望的目標發展。我們的人生何嘗不是這樣,所謂危機就是轉機,是危險卻也是機會,端看妳怎麼準備與應對了。

 


波阿斯半夜醒來,驚覺有人睡在他的腳邊,就問「妳是誰?」而路得回答「我是路得,妳的婢女。你是我的至親,有義務照顧我,請你娶我。」其他版本譯為「請用你的衣襟遮蓋你的婢女」,
衣襟遮蓋其實也就是保護照顧之意。但對古時候的以色列聽眾而言,卻是清楚知道是指娶她為妻。在第二章初見面時,波阿斯曾對路得說「願上主照妳所做的報答妳。願以色列的上帝,妳所投靠的上主厚厚地賞賜妳。」現在路得對波阿斯提出邀請,讓上帝對路得的賞賜通過波阿斯來實現。也就是說,透過人類的行動來達成上帝賜福。路得希望能在波阿斯面前繼續蒙恩,如果他除了慷慨保護路得,提供她拾穗的機會之外,再踏出大大的一步,路得就能在以色列的上帝施予庇護下,蒙受更大的恩典。

 


就在一切都進行得相當順利時,半路又殺出個程咬金,讓路得和拿娥美又陷入了另一個窘境,就是又出現了另一個不確定處境。很像我們真實的人生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妳會如何想?妳又要如何面對?

 

3. 困難又來了,該怎麼辦? -- 堅持所信,安靜等候,但做該做的事


Vs. 10-13
波阿斯對路得說:「願上主賜福給妳!妳從前對婆婆忠誠,現在妳對已故丈夫的家族更忠誠。妳大可以去找個年輕人,不管他有錢沒錢,妳卻沒有這樣做。路得不要擔心,無論妳要求什麼,我都會替妳辦到;城裡的人都知道妳是一個賢慧的女子。我確是妳的至親,對妳有義務,但是另有一人比我更近。今晚妳就留在這裡,明早我們看他願不願意對妳盡至親的義務。如果他願意,那很好;如果他不願意,我對著永生的上主發誓:我一定盡這個義務。……」波阿斯對路得的認識更深了,他知道路得原先堅持跟隨婆婆回來,並且照顧她,現在更要求波阿斯娶她,不只繼續照顧婆婆,更擴及整個以利米勒的家族。所以波阿斯讚美路得現在比以前更忠誠;而且更稱讚她是一位賢慧的女子。這「賢慧的女子」的稱謂,在希伯來文中相等於稱讚男士「有名望地位」(2:1)。路得從一個摩押婢女的身分提升為一位具有吸引力的結婚對象。

 


但接著卻拋出一顆震撼彈,「還有一個人比他更親」,那個人比波阿斯還有資格來履行義務照顧路得。這終於讓我們瞭解,為何波阿斯有那麼一段時間都沒有採取行動,原來他知道有一個人比他更有資格去照顧路得,但明知如此,他在先前還是盡其能力來照顧路得她們,更表示波阿斯對這對婆媳的照顧,確實已超過責任所該負的範圍。而路得對婆婆的照顧也是如此。因此,我們也會覺得,若這兩個人能夠結婚,一定是最好的人選。只是現在聽到這個消息,一定令人覺得遺憾。

 


當挫折不斷來襲時,通常妳會有怎樣的反應?埋怨連連?悲觀放棄?坐著發
愁?或者冷靜思考並尋求解決的方法?故事的發展到此,我們至少發覺波阿斯和路得都沒有失望,他們仍懷抱希望,且要盡力去使這個希望實現。「明早我們看他願不願意對妳盡至親的義務。如果他願意,那很好;如果他不願意,我對著永生的上主發誓:我一定盡這個義務。」隔天一大早,路得要回去的時候,波阿斯還是讓路得帶著豐碩的大麥回去,儘管還不清楚將來是否能照顧這個家族,但很確定的是,至少可以讓這對婆媳目前不必挨餓。路得記的故事裡,上帝多半隱身幕後,由人來擔任救贖者的角色。波阿斯回應路得的請求,擬定更周全的計畫,其實就是要呈現整個故事的中心主題:透過人的支持與保護來彰顯上帝救贖的關愛照顧。

 


當路得回家,婆婆急著問她結果,路得據實告知,並轉達波阿斯的話「不可空手回到妳這裡來,所以給了我這麼多麥子。」於是拿娥美知道波阿斯的企圖與用心,就告訴路得說:「妳不要著急,等著看這件事的發展。波阿斯今天不辦妥這事是不會休息的。」似乎她也希望上主的帶領是這樣子沒錯。

 

結論:相信上帝,有時要抓住應許採取主動,有時要給上帝空間並安坐等候


第三章一開始,拿娥美因看不到上帝或波阿斯的任何作為,終於等不及,於是開始著手人為的計畫並採取行動,而在第三章的結束,卻又對路得說「女兒啊!妳只管安坐等候,看這事怎樣成就……」信靠上帝的人其實往往在生活上的表現也常和拿娥美一樣,嘴裡說相信、等候,心裡卻想最好馬上實現。有時也會失去耐心,直接採取人為的行動,而上帝總是那麼的寬宏大量,讓人體驗到祂奇妙的安排,最終又讓人能安靜下來等候。

 


在第三章中,作者用了很多暗示性或聯想性的語言,如躺下、腳邊、認識(know)都與性有關,作者主要目的是要強調故事的張力和讓人緊張不安,我們人生的際遇何嘗不是如此?碰到各種引誘試探,引起天人交戰,緊張不安。但關鍵就在於那個當下,妳是否給上帝一個空間,在你人生重要的關卡,安坐等候,靜待上帝的作為。

 

 

祈禱:

恩典滿滿的上帝,祢信實的愛永遠無停止,

祢的慈悲憐憫永遠無結束,祢的信實偉大。

所以,阮在祢裡面擁有盼望---

當阮對未來充滿不確定,當阮充滿疑惑,

當阮不明白你對阮有什麼旨意時,

懇求祢加添阮氣力和明辨的能力,互阮能忠心跟隨祢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btrc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